<rt id="i6qae"><center id="i6qae"></center></rt>
<acronym id="i6qae"><center id="i6qae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i6qae"><small id="i6qae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i6qae"><small id="i6qae"></small></acronym>
020-3206 9480 020-3220 9477 020-3220 5592
020-32069480 聯系我們 售后支持
INFORMATION
電商資訊
藥店大批退出,開始了
作者:遙望 來源:賽柏藍 瀏覽次數:346

國家藥監局發文全國開展整治執業藥師掛證行動后,有執業藥師表示,下月將主動注銷注冊證。

執業藥師,不注銷就在崗

 

近日,國家藥監局發布《關于開展藥品零售企業執業藥師“掛證”行為整治工作的通知》。

 

 

藥監局要求所有注冊執業在藥品零售企業的執業藥師,凡是存在“掛證”行為、不能在崗服務的執業藥師,應立即改正或于2019年4月30日前主動申請注銷《執業藥師注冊證》。  

 

否則,凡檢查發現存在“掛證”行為的執業藥師,撤銷其《執業藥師注冊證》,在全國執業藥師注冊管理信息系統進行記錄,并予以公示;在上述不良信息記錄撤銷前,不能再次注冊執業。

 

當前,擺在掛證執業藥師面前的只有兩條路,到崗服務或主動申請注銷《執業藥師注冊證》。

 

注銷、到崗的兩難

 

如果到崗服務,執業藥師就要辭去原有的工作,并接受一個月工資加獎金4000-5000的工資。據賽柏藍了解,4000-5000這一數字還是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相對發達地區的水平。

 

其實,之所以大量的執業藥師選擇掛證就是因為全職執業藥師工資太低。據某招聘網站信息,全職執業藥師的工資一般在4000人民幣左右,而一般掛證1年的收入也在1萬元左右。對于一些執業藥師來說,掛證之后再另做一份全職工作顯然更加劃算。

 

除收入問題外,大量的執業藥師不愿意進入藥店,還起因于對工作狀態的不滿。

 

有執業藥師就表示,不少考取資格證的執業藥師,都是大學本科學歷。雖然進入藥店從業時,名義上的工作是提供藥事服務,但實際上,不少執業藥師的工作變成了藥品銷售。

 

藥店給他們制定的績效考核,從提供藥事服務的頻次變成了賣藥的金額,這種落差對于一個專業人士的挫敗無疑是很大的。

 

除藥店的盈利動機外,更大的外部環境也局限了執業藥師的工作表現。

 

不少執業藥師表示,由于電子處方等原因,大多數消費者買藥都沒有處方,執業藥師也不用審方,很多時候做的就是滿足消費者點菜需求的上菜者角色。

 

以上這幾點,一定程度上都阻礙了執業藥師真正進入藥店服務。

 

至于另一種選擇,如果執業藥師不到店服務,那就不得不注銷《執業藥師注冊證》。對于辛苦考取執業藥師證的醫藥人來說,似乎又有些不忍與不甘。

 

畢竟還是有相當一部分執業藥師掛證,不是因為對于執業藥師這個崗位失去了向往,而是因為他們過于重視執業藥師的價值,反而難以接受現實中的落差。

 

單體藥店掛證背后

 

國家藥監局的通知明確,凡檢查發現藥品零售企業存在“掛證”執業藥師的,按嚴重違反《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》情形,撤銷其《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范認證證書》。

 

有單體藥店業主向賽柏藍說,下一步,不知道何去何從。

 

從央視3.15晚會可以看到,重慶此次被曝光的萬鑫藥房、唐氏藥房、和平藥房等20余家藥店,幾乎全是單體藥店。

 

招商證券在研報中分析稱,上市藥店不在此次曝光的名單中,整體上我們認為上市連鎖的合規性高于中小藥店。

 

“掛證”現象曝光后政府的監管力度無疑會加大,中小門店的經營成本將大幅提升,生存空間將進一步被壓縮。

 

至于這背后的原因,有知情人士向賽柏藍表示,不少單體藥店,各項成本支出較多,一年的利潤大概在10-30萬左右,如果嚴格按照國家相關部門的要求,配備兩名執業藥師,一年就要增加十幾萬的支出。

 

此外,一單體藥店所有者說,不少藥店經營人員本身并不是藥學專業人士,開藥店不過是方便鄉里,做點生意,掛證也是不得已而為之。她直言,國家藥監局的這則通知,于她如晴天霹靂。

 

這位讀者還進一步說到,針對保健品、處方藥的飛檢,針對麻黃堿等藥物的管制,超市、便利店開始銷售OTC藥品等,都影響了他們的經營,不知道下一步藥店經營者將如何生存。

 

有以上憂慮的藥店經營者不在少數。公開數據顯示,我國藥店數量45萬家,店均服務人數約3000人。截至2017年末,全國共有藥品零售連鎖企業5409家(下轄門店229224家)、零售單體藥店224514家。

 

也許不久之后,以上數字將徹底改變。

 

中小藥店生存維艱

 

2018年4月15日,廣州省率先試點實行零售藥店分級分類管理。依據征求意見稿,零售藥店將被分為三類。一類藥店僅經營乙類非處方藥;二類藥店可經營非處方藥、處方藥(限制類藥品除外)和中藥飲片;三類藥店可經營非處方藥、處方藥和中藥飲片。

 

依據不同類別,藥店需要配備的藥師、執業藥師及藥學技術人員數量要求不一。

 

例如,三類零售藥店應配備至少2名執業藥師和2名藥師及以上職稱的藥學技術人員,實行網上集中審方的藥品零售連鎖企業門店,可視為配備1名執業藥師。

 

可見藥店分級之下,執業藥師已經成為了重要的分級指標,被執業藥師問題難倒的藥店,是難上加難。

 

2018年11月23日,商務部發布《關于<全國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指導意見(征求意見稿)>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稿》)。

 

《意見稿》指出到2020年,全國大部分省市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制度基本建立;2025年,在全國范圍內統一的零售藥店分類分級管理法規政策體系基本建立。

 

2020年也就是明年,根據《意見稿》,醫保將優先對接三類藥店里的AAA藥店,政策的優勝劣汰效應明顯。

 

此外,隨著零售藥店分級分類管理制度的建立,超市、零售機構、民營診所也將加入競爭,有業內人士斷言,45萬多家藥店預計倒閉會超過一半。

 

澤平宏觀研究報告指出,根據一般經驗,藥店發展要經歷單體時代、連鎖時代和巨頭時代三個階段。

 

 

從2011年到2017年,6年時間,我國藥店連鎖化率已經從35%上升至51%。顯然,下一步藥店連鎖化趨勢還會繼續,只是趨勢之下,那些方便鄉里的單體藥店生存將更加艱難。

03/25 2019
江苏快3今天走势图